麻豆传媒怎么进去

   () “姓名?”

   “野原新之助。”

   “您是从哪里来的?”

   “山东。”

   “山东?”

   一听说是从前线来的,亚荣旅社老板满脸尊敬:“听说那里的战斗非常激烈?”

   “非常抱歉,我无权透露这些。”

   “啊,是的,是的,是我多嘴了。您是帝国的英雄,请允许我表达对您的敬意。”

   “这是我的侨民证,我为野原先生做担保。”

   真柰子递上了自己的侨民证,还有一张纸。

   一看到这张纸,旅社老板的脸色便变了一下。

   这是日本驻沪领事馆签发的“特殊身份许可”。

   娇嫩如花清纯家中妹妹图片

   在日本占领上海之后,开始出现这种“特殊身份许可”。

   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拿到这种证件。

   这种许可证,除了可以当特别通行证使用,在公共租界和日控区来去自如,而且还可以购买许多战时的紧俏物资。

   并且在紧急的时候,可以向日本领事馆、日本巡捕房、当地日本商社寻求帮助。

   孟绍原早就知道这种“特殊身份许可”的存在,一直想弄一张,但恐怕伪造起来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 果然,旅社老板在接过这张许可证后,立刻客气的说了一声:“请稍等。”

   他一手拿着许可证,一手拿过一本名单,仔细核对。

   这份名单,也是领事馆交给在沪日本主要单位的,上面有详细的获得许可证的人员名字、编号,还附有许可证持有者的照片。

   这也是为了防止假冒者的出现。

   核对无误。

   现在,旅社老板可以确定,这位松本真柰子,长辈一定是大有来头的,要不然怎么可能持有这张许可证?

   他态度恭敬的交还了许可证:“如果有松本小姐为野原先生担保的话,那么就没有问题了。”

   啊,还有这位野原新之助,是从前线来的,又有特殊身份许可证的持有者为其担保,也一定身份不凡。

   孟绍原心里那叫一个羡慕啊,什么时候自己能够拥有一份“特殊身份许可证”就好了。

   但想想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 “我这次来上海,有特殊任务。”孟绍原随即说道:“所以,我没有来过上海,更加没有来过您的旅社。”

   “是的,我明白。”

   旅社老板完能够明白这种特殊身份的人的特殊性。

   身为大日本帝国的子民,这点觉悟还是有的:“我的旅社,从来都没有接待过一位野原新之助先生……啊,这是您的房间钥匙。要用餐的话,二楼我们有一个餐厅。”

   “谢谢。”

   ……

   “绍原君,您为什么要用野原新之助的名字?我觉得流川枫的名字真的很好听。”

   一进房间,真柰子便问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
   为什么?

   流川枫的名字使用的太频繁了,得换一个。

   至于为什么要用野原新之助?

   我能告诉你我特别喜欢蜡笔小新这头小色狼吗?

   “这个……我随便取了一个名字。”

   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   真柰子看了一下时间:“那我……先回去了……”

   “别啊。”

   孟绍原拉住了真柰子:“我们都这么长时间没有见了,我心中真的很想念真柰子……”

   真柰子的脸“腾”的一下就红了。

   孟绍原素来色胆包天,他从腿弯处抱起了真柰子。

   反正祝燕妮和蔡雪菲双双传来捷报,也不在乎再多一个中日混血儿了。

   他妈的,那松本仁继不成了自己的老丈人了?

   ……

   “祝司令,这是我们给您准备的带到上海去的。”

   孔川博和郭永镳一脸殷勤。

   刚刚接到电报,免除祝燕妮一切职务,所兼各职由孔川博代理,祝燕妮本人回到上海述职。

   而且还专门派了人来句容接她。

   算着时间,上海到句容不远,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就能到了。

   大家心里一片雪亮,孟主任哪里是让祝燕妮回去述职,这是担心祝燕妮肚子里的孩子,让她回到上海养胎呢。

   孔川博和郭永镳没少费心思。

   什么苏北的散养老母鸡、田埂里刚抓的黄鳝、新鲜榨出来的菜籽油……

   满满当当的。

   看着不像回上海养胎,倒是去上海做买卖的。

   “那么多东西,怎么带啊。”祝燕妮眉头紧锁。

   “能带,能带。”孔川博赶紧说道:“上海方面肯定不会来一个人,我们这里呢,再调出一个班,化妆一路护送您到上海。部携带短武器。”

   “那成吧。”祝燕妮迟疑着。

   “您瞧,这是我们孝敬给孟主任的,烦您给带回去。玉笋茶。”

   “得了,你们也不用拍他的马屁,你们的心思我知道。”祝燕妮笑着说道:“你们不就是担心我一走,给你们的补给物资会短缺了?放心吧,这里就好像我的第二个娘家,燕子支队也是我一手带起来的,将来物资补给,一定先紧着你们。”

   “祝司令英明,祝司令圣明。”孔川博犹豫了一下:“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

   “说吧,这么吞吞吐吐的做什么?”

   孔川博赔笑说道:“这话呢,原本不该我说的,可您都说这是您的娘家了,我们都是您的娘家人,所以就算您怪罪我,我也非说出来不可。

   这孟主任呢,我听说是有夫人的……您别生气,您听我说完……您也是夫人那,地位一般无二,孟主任那是绝对不会偏心的,这点我拿脑袋担保。

   可夫人都是夫人,这就有个谁大谁小的问题了。您大人有大量,不在乎这些,可我们这些娘家人在乎啊,您在孟家的地位,就是我们的脸面。”

   “就是就是,这事我和老孔商量过。”郭永镳接口说道:“万幸,您肚子争气,有了孟主任的骨肉,那说话的时候腰杆子就硬了啊,这谁大谁小的位置呢……”

   “成了。”祝燕妮打断了他们的话:“我看你们不是娘家人,那是一对狗头军师。如果是太平时节,我一定争个家里谁说了算,可现在在打仗。

   孟主任要和日本人斗,要和汉奸斗,每天都处在危险中,难道让他回到家里,还要为两个女人在争谁大谁小的事情伤神?这家,我不会去争的。”

   “您瞧瞧,您瞧瞧。”

   孔川博一竖大拇指:“要不然怎么您能当司令呢,这觉悟就是高。”

   “要不怎么孟主任那么信任祝司令呢?”郭永镳“啧啧”称叹。

   “老孔,郭司令。”祝燕妮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我让孟主任调你们去北平吧?”

   “为什么?”

   “我那有个亲戚,认识的多人,在天桥撂一摊子给你们说相声呗。”

   ……

   孟绍原心满意足。

   真柰子娇羞无限。

   绍原君什么都好,可就是有点……太色了。

   “走,吃饭去。”

   “可我……不想起来,还想睡会。”

   “起来吧,懒虫,这都几点了啊!”

   ……

   二楼的餐厅里,来用餐的客人已经不少了。

   满耳传来的,都是日语。

   两个日籍巡捕走了上来,熟门熟路的自己找位置坐下。

   “听说了吗,又发现假的日元了。”

   “是的,该死的支那人。”

   两个巡捕的对话清晰的传到了孟绍原耳朵里。

   “而且,假的日元做的越来越逼真了,普通人几乎难以辨别。”

   “现在人心惶惶的,据说前线发的军饷,也都发现了大量的伪钞和假军票。”

   “是那个该死的季云卿做的,他的良心非常的坏。”

   孟绍原要了一壶清酒,美滋滋的喝上一盅。

   假钞?

   做假钞的就坐在这里呢。

   “前线最新战报。”

   一个日本人出现在了餐厅:“我二十余万威武的帝国铁血之师,已经向徐州发起面攻势,帝国的旗帜,即将在徐州飘扬!”

   “万岁!万岁!”

   餐厅里响起了一片的鬼哭狼嚎。

   “不过,听说滇军已经增援到了徐州!”

   “滇军?”一个日本人不屑地说道:“我在云南待过,那是一支毫无战斗力的队伍,当地的老百姓称呼他们是砍脑壳的部队,当地人常年抽鸦片,当然干不了重体力活,打仗?笑话!。那些边境少数民族聚集区更是夸张,当地老百姓很小时候就抽大烟。

   甚至婴儿时候得了病,做母亲的就把鸦片烟吹到孩子鼻子里面。这些地区超过三分之一男人到了三四十岁就无法做重体力劳动,只能在家带孩子,扫扫地,家里的农活都只能由妇女去做。这样的部队,怎么能够打仗?”

   一阵的哄笑声传来。

   放屁!

   孟绍原在心里恶狠狠的骂了一声。

   那是过去的滇军,不是现在的滇军!

   就和出川抗战的川军一样!

   以前军阀混战中滇军都是为了张大帅,王大帅去拼命,战死了没有任何荣誉,打赢了也不过多分几块银元而已。官兵都是混口饭吃,根本不愿意拼命,谁拼命不就是傻了?

   此次却是民族战争,为了国家民族而作战。覆巢之下无完卵,一旦抗战失败,国家民族灭亡,大家也都一起完蛋。这就和和之前的军阀混战完不同啦。

   滇军官兵自从七七事变爆发以后,上上下下一致要求和日寇决战。

   滇军的60军最油滑的老兵,也瞬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。

   本来60军多数排长、班长及一部分老兵,经历过军阀战争战火的考验,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。

   连以上军官,大都出自于云南陆军讲武堂,有很强的作战指挥能力。

   他们所缺的就是战斗意志而已,现在战斗意志也有了,战斗力自然突飞猛进了。

   很快,这些你们看不起的滇军,就能给你们吃上一个大大的苦头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