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女裸身

独孤雪娇被他拉着往外走,像个委屈的小媳妇,想要发作又发作不得。

“王爷,你最近是不是病了?早上出门吃错药了吧?”

原本还想着跟他拉开距离,不去招惹他!

可现在他主动凑上来,还这般没脸没皮,独孤雪娇干脆也豁出去了。

反正马上也要离开了,下次再见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不趁此机会发威,还要等到什么时候。

君轻尘见她胆子越来越大,心里没有丝毫怒意府,反而觉得这样的她很熟悉。

他顿住脚步,定定地看她几眼,眸子一眯,才开口。

“哦,早上出门忘记吃药了。”

独孤雪娇:……

摄政王果然被谁上身了,居然还会一本正经地开玩笑了!

独孤雪娇没法了,一边瞪着他,一边跟着他往外走。

走着走着,忽而想起一件十分重要的事。

泡泡浴少女与她的小黄鸭

江明时去哪儿了?

独孤雪娇审视地盯着他,眸子眯起。

“明时哥……”

刚说了三个字,发现旁边人的眼神变了,她反应极快。

“江公子去哪儿了?”

君轻尘半眯起眼看了她一阵,忽的浅浅一笑,唇角微勾。

“谁是江公子?”

独孤雪娇:……

这是不打算好好回答了,居然还假装不认识!

这人什么时候这么不要脸了!

独孤雪娇打算忍一忍,只要出了寺庙的门,立刻把他甩开!

管他是不是摄政王,管他生不生气,老娘现在心情很不好!

可君轻尘好似看出了她的心思,毕竟是那么聪明的人,只是一个眼神,也能猜到你心中所想。

就在将要走出寺庙大门的时候,君轻尘再次拉住了她的手,把她雄赳赳气昂昂的身体给拉了回来。

独孤雪娇瞪着他,眼看着就要原地爆炸。

“王爷,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?还要闹到什么时候?”

君轻尘水光潋滟的眸子一缩,却没有移开视线。

“再过三日你就要出发了是吗?”

他不提这个还好,一提起这日子,独孤雪娇就想骂人。

难道什么时候出征不是你们商量好的?现在来问她是什么意思!

沈卿婉他们没一个好人!故意不让人过中秋团圆节!

独孤雪娇虽不知他是否参与其中,但终究脱不开关系,所以也没给他好脸色。

“王爷不是应该比谁都清楚么,何必再问这话。”

君轻尘感受到她周身的寒气,也知道自己不受待见,这是换个人,估计早去地府报道了。

偏偏是她,说不得,也打不得。

他固执地拉着她的手,仿佛松开之后,下次再想这样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

“后天我会出发回凉京,中秋之前要赶回去,今日一别,下次再见不知什么时候。

你确定要一直这样对我?我想在走之前,给你留个好印象。”

独孤雪娇听到这话,差点喷出一口老血,这是说的什么话。

君轻尘会在中秋节之前赶回凉京,她比谁都清楚。

正是因为早知道,所以听到这话,丝毫不感到惊讶。

只是他这话说的好生怪异,怎么听起来像是跟恋人告别一样。

我是你的什么人,值得你这般在乎,还特意来说一遍!

这人今天果真有毛病。

独孤雪娇看着他紧攥的手,自己若是不说几句好话哄哄他,估计今天他是不会放手了。

“嗯,王爷在我心里印象一直挺好的……如果你现在放开我的手,印象会更好。”

君轻尘:……

脸上的嫌弃都快掩不住了,说出这般违心的话,真是难为她了。

没想到他堂堂摄政王,有一天也会使出这么卑鄙的手段,还被这般嫌弃。

君轻尘犹豫了片刻,还是放开了她的手。

“我给你的墨玉令,千万贴身放好,不要交给任何人。

还有我答应你的三件事情,还请你慎重使用,最后,一定要平安归来。”

独孤雪娇难得见他像老妈子一样,千叮咛万嘱咐,还有些不适应。

可今天他的怪异举止实在太多了,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。

她原本想说什么,最终还是咽了回去,可人家毕竟是在关心自己,出于礼貌还是要回一句的。

“谢谢王爷关心。”

说完之后,再不停留,转身走了。

君轻尘看着空空如也的手,还有那决绝的背影,心底说不出什么滋味。

他微微低着头,鸦翅一般的长睫笼上一层朦胧的影,眼底是藏不住的隐隐寂寞。

你终究还是转身走了,甚至没有转头看一眼。

独孤雪娇听到之前那话的时候,心里有点堵,所以才会决绝转身。

他说,你要平安归来,意思就是他不会去咯?

既然你不在身边,再多的关心都是多余。

君轻尘站在原地,在她的身形将要消失的时候,抬头,苦笑一声。

眼底满含着寂寞,似乎期盼着她能转头,可终究只是奢望。

独孤雪娇气呼呼地下山了,说不出自己为何要生气,就是觉得心口压着一块石头,喘不过气来。

没走多远,早就消失的玉箫和流星跑了出来。

“小姐,终于等到你了,还以为把你弄丢了。”

独孤雪娇错愕地看着两人,“你们从哪儿跑出来的?刚刚去哪儿了?”

玉箫皱巴着一张脸,还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我们原本就站在你身后不远处,谁知突然被人袭击,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。”

流星也是一脸愤恨,那表情十分凶狠,估计罪魁祸首若是在这里,能被她咬下一块肉。

“是啊,是啊,下手快狠准,一定是个武功非常厉害的人,我们还以为又被劫持了。”

独孤雪娇想到跟在暗处的枭冥卫,可不是非常厉害。

可她能说什么呢,是摄政王的手下对你们下的手,她们会作何感想?

独孤雪娇轻咳一声,掩饰尴尬,又想起可怜的江明时,估计也惨遭毒手了。

“你们被砍晕之前,可看到江公子了?”

玉箫与流星对视一眼,摇摇头。

“小姐这么一说,我才发觉,好像我晕倒的时候,就没看到江公子了。”

“小姐,你怎么突然问起江公子?对了,江公子怎么没跟你一起出来?”

独孤雪娇伸手摸了摸鼻尖,“那什么,江公子跟你们一样,也消失了。”

两人瞪圆了眼睛,不可思议地看向她。

“可是小姐,你为何这么淡定?你是不是知道是谁下的手?”

独孤雪娇被两人看穿,急忙转身往山下走,脚步飞快。

三十六计走为上计。